失恋情歌乳- 头 被吸长达一个月,看完惊呆了~~ 当女人的-万读小说论坛

发布时间: 3年前 (2018-11-19)浏览: 95
乳* 头 被吸长达一个月,看完惊呆了~~ 当女人的-万读小说论坛

?1
就算是谈恋爱,也不该找这样的小家碧玉:那件白裙子简直俗气到令人发指。
还有那双平底凉鞋,杜太太几乎怀疑是八十年代的旧款。
不过,出于礼貌,杜太太还是多问了一句:“苏小姐家里是做什么的?还有些什么人?都在哪里?”
苏致函轻声轻气地回答,“还有母亲和一个妹妹,妹妹在英国上学,母亲……因为多年患病,所以有一半时间在医院,一半时间在家。”
杜太太皱眉。
杜海川唯恐母亲再说什么伤人心的话,连忙转开话题道:“家里是不是来了客人?我刚才回来的时候,见外面停了一辆车,车牌不是这里的。”
“嗯,是你爸爸的贵客,还有他的一双儿女都在。从京城来的,这几天暂时住在我们家。——那位柳小姐今年刚从耶鲁毕业,比你小一岁,长得很俊,北方的女孩鲜少那么灵秀的,等会你们认识一下。”
说这话的时候,杜太太似乎已经把苏致函忘到了一边。
杜海川的脸色有点窘迫。
苏致函却好像没有听见一样,仍然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只是脸色有点发红。
杜太太想:这个女孩的脸皮还真厚。
也是,脸皮不厚的人,怎么会攀上自己的儿子?
杜家在杭州,也算有头有脸的大户。
“行了,赶紧去换衣服见客吧,至于这位苏小姐,不知道有没有其他的住处?我让司机送你过去?”杜太太继续道。
显然没打算留苏致函在这里住。
“我住旅馆就好了。”苏致函很知趣地应了一声。
杜海川终于听不下去了,他伸手拉起苏致函,大步朝客厅那边走去,“致函,我们先去和爸爸打招呼。”
杜太太急了,想叫住儿子,但一时也没拉住。
杜海川已经拉着苏致函,穿过门廊,停在了客厅入口那里。
沙发上,杜海川的父亲正在与一位穿着军装的中年男人下着围棋,杜海川的父亲本是围棋国手,很多人慕名而来,只是为了与他对弈一局。
这位贵客,大概也是冲着“国手”之名来的。
听到脚步声,杜父抬起头,见到儿子,当然高兴,“海川,你怎么回来了?”
儿子出国留学也有两年了,这还是第一次回家。
“爸。”杜海川叫了他一声,目光已经扫向其他的人。
除了那位正在与父亲对弈的客人孙一评书网,沙发上还坐着两个人:一位穿着便装的年轻人,一位正当妙龄的女孩,男的英俊,女的秀敏,大概就是母亲口中的“那双儿女”了。
“来,见过你柳伯伯。”杜海川已经站了起来,过来拉着儿子的胳膊,很殷切地介绍道:“这位是柳伯伯的儿子,柳青岩。这位是柳伯伯的女儿,柳青萍。比你小一岁。”
杜海川礼貌地向他们点点头。
杜父又指着他,介绍说:“我儿海川,这两年在英国王维林。刚回来。这位——”杜父的目光移向苏致函,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探寻地望向杜海川。
杜海川赶紧将苏致函拉到身边嘉定影剧院,很坚定地说:“这位是我的女朋友,苏致函黄平天气预报。”
杜父愣了愣,随即礼貌地笑笑,“苏小姐,欢迎欢迎丽莎·蓝道尔。”
苏致函低头打招呼,“伯父好。”
她的声音一响起,原本坐在沙发上,显得一脸百无聊赖的柳青岩朝这边望了一眼。
他的目光扫过苏致函,在她的脸上停了停,又淡淡地收了回去。
苏致函却在他转过脸时,有种雪水淋身的感觉。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手更紧地握住了杜海川。2
“怎么了?没事的,我爸人很好。”察觉到苏致函的窘迫,杜海川转过头,很温柔地安慰了一句。
“不是,我突然觉得不舒服,想先回旅馆。”苏致函勉强笑着回答机时小偷。
“不舒服,哪里不舒服?”杜海川立刻紧张了起来,伸手就要探苏致函的额头嘟嘟宝。
“就是累了,想先回去休息。”苏致函连忙躲开杜海川的手。
杜海川本想说:“那我送你回去。”原本坐在沙发上的柳青岩,已经站了起来血战丛林,“正好我有事要走,青萍,你留在这里陪爸吧。苏小姐,不介意的话,我送你回去。”
苏致函听到这番话,腿都软了。
偏偏杜太太此时走了进来,闻言,喜开眉笑的敷衍着,“这位苏小姐,既是海川的同学,怎么能麻烦柳公子呢?”
“无妨,苏小姐定的是哪家酒店?”
“锦湖。”苏致函只得硬着头皮回答。
“我知道那里,刚好顺道。”柳青岩很自然地回答,又向父亲打过招呼,便往门外走去。
苏致函只得亦步亦趋地跟了出去。
到了门外,之前守在屋檐下的警卫员走上前,为柳青岩打开车门。
他看着苏致函先上了副驾驶舱,这才坐了上去。
在车拐上大道的时候,柳青岩都没有说什么失恋情歌,苏致函在心底暗暗的松了口气。
他忘记了吧洗脑壳。
他果然忘记她了吧我是美女蛇。
想一想,也过了三年了,三年时间足够发生多少事,柳青岩又是一个不缺女人的主,怎么还会记得她。
可是,车刚拐过去色麒麟修真,柳青岩便猛地踩住了刹车,将车停在了路边。
“苏、致、函。”他玩味一样重复着她的名字民子姐,唇角勾上去,笑容很熟悉,带着痞痞的感觉。
苏致函心口一跳,呆坐在远处,动弹不得。
“怎么样,是你去那里,还是去我那里?”他又问。
苏致函攥着手,装糊涂道:“不知道柳先生你在说什么。”
“当然是重温旧梦。”柳青岩很无-耻地回答,嘴角仍然噙着笑。
苏致函的眸色微黯,然后一言不发地推开车门,“我自己打车过去吧,不劳烦柳公子相送了。”
“坐好!”柳青岩的神色一凛,方才的笑容已经无影无踪,“你跟过我,应该知道我的脾气,我奉劝你,最好听话一点。”
苏致函僵在原地,手按在车门上,但确实不敢动弹了。
“那个杜海川,傻头傻脑的,你喜欢他哪一点了?”柳青岩的神色微缓,又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几年没见,眼光越发差了。”
“海川很好。”苏致函终于没有忍住,为杜海川辩白了一句。
“哦,好在哪里?”柳青岩侧过身,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柳青岩有一双很假象的桃花眼,眸色很深,平时觉得深不可测,但是笑的时候,花枝摇曳,花团锦簇的感觉。
苏致函又闭嘴了。
她是疯了林心儿,才会与柳青岩讲理。
“是技巧好呢,还是长相好?或者是床-上会玩花样?能收服你这样的小妖精,也算是真人不露相。”柳青岩继续道来一斤母爱。
苏致函的脸色微白,手指都要抠入掌肉里了。
“柳少爷,请送我回去。”她一字一句地打断他。
“那就去你那里吧。”柳青岩擅自下了决定,重新启动了汽车。
到了锦湖大酒店,门童快步跑了过来,为柳青岩将车停好。
看着牌照上军A开头的字样,门童赶紧把车又往前停了停。
苏致函的房间是杜海川早就订好的,在前台上报了名字,就可以直接入住了。
3
柳青岩和她一起上了电梯,到了房间门口,苏致函并不急着刷房卡,而是转过身,抵着门,低着声道:“谢谢你送我到这里,我就不请你进去坐了。”
柳青岩伸出一只手,抵在苏致函的身侧,将她困在门与自己之前,“难道你在期待我用强?”
“柳青岩。”苏致函终于反抗了,“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而且,我现在有男朋友了。”
“那就把他甩了。”柳青岩疏疏淡淡地回答,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头,“那个人,哪里值得你嫁,只怕吓一吓他,他就会马上抛弃你。——我倒是觉得,他家相中柳青萍了。”
苏致函不想再理他,她勉强转身,用门卡刷开门,正要闪进去,柳青岩已经跻身进来,顺手将门合上。
“出去!”苏致函将门重新拉开,咬着唇二位由木人,不留情面地说。
“出去也行,不如我现在就去找杜海川,告诉他,他的女朋友,十六岁的时候就脱衣服,往男人床-上爬,而且床-技还非常好,不知道他享受过没有……”
柳青岩的手指挲着下巴,慢条斯理地说着。
苏致函的脸色一阵白一阵黑。
“他未必会信你。”踌躇了许久,苏致函才找到了这样一个堪称虚弱的反驳理由。
“那么……”柳青岩打开钱包,从里面拿出一张照片,有点同情地看着她,“这张照片,你又该怎么解释呢?”
那是一张合影。
苏致函和柳青岩的合影。
照片里,柳青岩坐在办公桌前,正在用电脑,苏致函则站在他的身后,做捶背按摩的样子,整张照片的色调是温馨的。柳青岩的侧影看上去英俊而认真,苏致函则梳着马尾,穿着睡衣,一脸俏皮。
“你怎么还留着这张照片?”苏致函愣了愣。
“忘记拿出来了而已。”柳青岩说着,直接将它糅成团,丢在旁边的垃圾桶里,“还有底片。”
“……那也不能代表什么07fj02。”苏致函还在嘴硬。
“哦,男人可不会这么想。”柳青岩慢悠悠地说着,人已经逼到了苏致函的面前,“乖乖配合一点,我也不舍得让你难堪。”
苏致函垂在身侧的手又握起了拳。
她没有说话了,也没有再动。
她的乖顺,终于让柳青岩满意。
他伸出手,撩起她的头发,苏致函的头发很柔软,从指间里划过,宛如在温水里捋过。让人爱不释手。
“怎么把头发留那么长?”他问。
都要齐腰了。
“海川喜欢。”苏致函生硬地回了一句。
柳青岩的手指顿了顿,然后开始直接脱-她的衣服。
“你这是从什么二手店里淘来的衣服,杜海川就这个眼光?”他不耐烦地扯开苏致函背后的拉链,直接将衣服扒了下来,因为动作太过粗鲁,苏致函的胳膊上留下一条长长的青痕。
苏致函皱了皱眉,却什么都没说。
裙子落下后,苏致函便只剩下一套三点式-了。
很旧款的内内,什么时代了,居然还穿全棉的短-裤,颜色也老旧得很,居然是米白色的,看着就倒胃口。
“就算杜海川学的是历史,你也不用把自己打扮成老姑婆吧?”柳青岩哂然,将她直接翻转过来,伸手去解胸衣后面的搭扣。
他的速度很快,苏致函下意识地抱起双臂,想遮住胸口的春-光。
柳青岩却又让她转过来,还留下最后一件暂且给她留着。
“现在,轮到你了。”他高高在上地说。
苏致函疑惑地望着他。
4
“难道还要我自己脱?”柳青岩好整以暇地站在那里,目光是热的,可是唇角的笑却凉凉的。
苏致函咬着唇,还是没有动。
柳青岩也不催她,而是拿起手机,慢条斯理地说:“不如我现在给杜家打个电话,告诉他们,现在西关监狱里,还住着一位姓苏的毒贩子,搞不好,以后会是他们的亲家。”
苏致函猛地抬起头,她的唇动了动,然后,趋行上前。
手已经放在了柳青岩的衬衣纽扣上。
柳青岩唇角一勾,“你果然没告诉他们,你还有一个坐牢的爸爸。——杜海川也不知道?”
苏致函不做声,只是专心致志地为他解扣子。
“他以为你是什么善良纯洁的灰姑娘?那蠢蛋,还真把自己当白马王子了?”柳青岩继续调侃着。
苏致函还是没有理他,她低着头,隐忍而平静。
等她解完扣子,矮身,为他解皮带扣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什么人敲了一下。
苏致函的手一顿,然后,她听到了杜海川的声音,“致函,睡了没有?”
杜海川还是不放心苏致函一个人在这里,所以特意过来看看她。
柳青岩一脸好玩的样子,他看好戏一样看着苏致函,“男朋友来了,你还不去开门?”
苏致函抬起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从刚才开始,她就一直在装小家碧玉,不过,这个眼神倒是有以前苏致函的风采了。
“你如果不方便,我去帮你开好了。”柳青岩说着,就要往房门那边走。苏致函连忙从后面拽住他,她靠在他的肩膀上,近乎哀求地说:“别开门。”
柳青岩转头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
外面,杜海川还在敲门,“致函,致函,你没事吧?
喂,你别吓我,再不开门,我就要叫服务员了。”
杜海川有自己的担忧,刚才母亲那种态度,他怕苏致函会想不开。
听他说要叫服务员来开门,苏致函这才急了。
她环视了房间一圈,似乎除了洗手间,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躲人了。一念至此,苏致函赶紧将柳青岩拖到洗手间的门口,“在这里躲一会,不要被海川发现了。求你。”
柳青岩本来没打算配合,不过,苏致函的那一声“求你”,让他来了兴致,“那我有什么好处?”他很无-赖地问。
“等会你想怎样就怎样!”苏致函一咬牙,豁出去了。
柳青岩满意了。
苏致函开了门。
外面的杜海川已经焦急万分了,见到苏致函,他连忙握住她的肩膀,问:“你没事吧?怎么那么晚才开门?”
“我正打算洗澡……”苏致函弱弱地回答。
杜海川这才注意到:她只穿着件宽大的浴衣,而浴衣下面,似乎……什么都没有。
他的喉咙莫名地紧了紧。
“你来有事吗?”苏致函又问。
“没事,宗一童就是过来看看你。——你去洗澡吧,我在外面坐一会,等你睡了后再走。”杜海川有点不舍得离开,他走进来,很端正地坐在椅子上,顺手把电视打开了。
他得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杜海川已经决定,在没有结婚之前,是绝对不碰苏致函的。
她在他的心里无比美好纯洁。
苏致函本来打算三言两语先让他回去,可是,杜海川自己进来了,她也不好赶人。
“那你看看电视……”她本来想陪他一起看会电视,可是,洗手间那边已经传来轻微的噼啪声。
柳青岩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
她必须进去了。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标签:

上一篇: 如何保持肤色的美白
下一篇: 平安夜送苹果祝福语买到还能升值?比速T5产品力透彻解析-比速汽车黑龙江大正添诚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