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的故乡乱世三百年—从安史之乱到澶渊之盟(连载66)-碧血黄沙

发布时间: 4年前 (2017-07-23)浏览: 96
乱世三百年—从安史之乱到澶渊之盟(连载66)-碧血黄沙
西突厥在西面的扩张很顺利,在对康居国发动进攻的同时,顺手牵羊,解决了位于阿姆河以北的米国。
乙毗咄陆可汗带头抢掠米国的金银财宝,这位可汗有点自私小气,不肯将抢来的财物分予部下,画皮姐其果有一位部将要与可汗争抢,被可汗一刀结果了。这下子事情就闹大了,怒不可遏的部将们起兵造反,攻打乙毗咄陆可汗,可汗狼狈而逃。
部将们决定另立可汗,可是又怕众人不服,怎么办呢?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派使者到唐王朝,请求李世民以中国皇帝的名义,册立新的可汗,毕竟大唐帝国是最有影响力的大国。
李世民当然乐于顺水推舟了,便册立了新可汗,称为乙毗射匮可汗。新可汗将以往被西突厥扣押的唐朝使节全部礼送回中国,以表示对李世民的感激。但是这并不能改变西突厥与大唐帝国对峙的基本局面。
两年后(644年),焉耆事件又导致唐与西突厥两大强国的战争。
焉耆紧邻西州(高昌),其国夹在唐与西突厥两大势力之间,势必采取骑墙政策,有时倒向大唐一边,有时倒向西突厥一边。西突厥的贵族屈利啜为了拉拢焉耆国,让自己的弟弟娶了焉耆国的公主,这样焉耆国又向西突厥靠拢,而向大唐帝国纳贡的次数越来越少。安西都护郭孝恪决心要教训一下焉耆,上书李世民,请求对焉耆发动军事打击。李世民同意了几度菊花香,任命郭孝恪为西州道行军总管,率步骑混成兵团共计三千人,讨伐焉耆。正好此时焉耆王的弟弟栗婆准到西州办事,郭孝恪就强迫他充当唐军的向导。
焉耆这个国家的军事力量并不强大,这从以往高昌国屡夺焉耆城池便可看出。焉耆的都城四面环水(周围有博斯腾湖与开都河,旧称淡河),这是天然的防御屏障,但是这个天然屏障却使得焉耆人掉予轻心,城内的防御工事并不坚固,这遇到擅长打攻坚战的唐军来说,是唾手可得的。
郭孝恪率军急进,经过数日的行军,到了八月二十日半夜时,抵达焉耆的都城外瑞珠滴眼液。利用夜色的掩护,唐军将士在一夜之间,全部渡河成功。拂晓时分,郭孝恪开始对焉耆城发动总攻。试想想,连高大坚固的高昌城都轻松被唐军攻破,何况是防御力弱得多的焉耆城呢?经过一天的战斗,唐军已经登上城墙,焉耆守军根本抵挡不住,被杀死与俘虏的人数超过七千人,包括其国王。
三千人的唐军毙俘七千名敌军,看来焉耆军队与唐军在作战水平上根本不是同一档次。西突厥的屈利啜得知郭孝恪攻打焉耆,赶紧亲自率军前往援救。但是直到郭孝恪攻克焉耆三天后,西突厥军队才赶到。此时郭孝恪已经废黜了焉耆国王,让充当唐军向导的王弟栗婆准摄领国政,在组建焉耆国新政权后,郭孝恪率部返回安西都护府。
郭孝恪前脚跟刚离开,屈利啜后脚根就进来袁子轩。
屈利啜率领近万名西突厥骑兵,兵临焉耆都城之下,此时焉耆的军事力量已经被郭孝恪所摧毁,根本无法抵抗,于是又举旗向屈利啜投降耀武扬威地进入都城。屈利啜又废黜了郭孝恪所立的摄政王栗婆准,然后派出五千名骑兵,追赶郭孝恪。
唐军中有大量的步兵,所以行军速度比西突厥军队要慢得多。西突厥人急追了一阵,终于在银山(天山城的西南)赶上了郭孝恪的队伍。此时西突厥有五千人,而且都是骑兵,而郭孝恪只有不到三千人(考虑到攻打焉耆时的伤亡),且是步骑混成兵团。
郭孝恪马上投入反击,虽然西突厥的人数大约是唐军的两倍,但是战斗的结果却出人意料,强悍的唐军不仅顶住了西突厥骑兵的冲击,而且在战斗中占据上风,看来唐军步兵在对付骑兵作战方面,确实是有非常独到之处嘉实新消费。最后五千人的突厥骑兵竟然敌不过三千人的唐军步骑混成团,在付出重大伤亡后,最后西突厥人顶不住了,只好撤退。
郭孝恪行军作战的特点是注重进攻,以劣势兵力对抗优势兵力,能够保全自己就已属幸运,但是郭孝恪从来不是省油的灯,只要有机会,他就会进攻、进攻、再进攻。在对处月、处密部落的天山城战役中如此,在这次与西突厥的遭遇战中也如此。西突厥人一撤退,郭孝恪马上率军追击北大富硒康,追杀了数十里,还好西突厥人都骑马,逃跑起来一阵风似的,避免了被郭孝恪歼灭的命运。
自郭孝恪担任安西都护以来,接边挫败西突厥对伊州、天山城的进攻,反击处月、处密部落、攻克焉耆、大破西突厥追兵,其表现可圈可点,为大唐帝国在西域的发展立下汗马功劳。
不过郭孝恪此番讨伐焉耆,并没有达到目的。
屈利啜废黜栗婆准之后,索性让手下的一名吐屯(西突厥官名)管辖焉耆,之后派了一名使臣前往长安城,试探一下唐政府的口风。李世民大怒,我发兵攻打焉耆,你是什么人,竟然敢霸占!
鉴于西突厥新可汗与大唐关系还比较融洽,屈利啜也不敢擅作主张民国小梦,便将这名吐屯撤了回去,改立栗婆准的堂兄薛婆阿那支为焉耆国王。不用说,这个焉耆新政府也是归附于西突厥的。
对于这种结果,李世民是耿耿于怀的。但他此时正忙于亲征辽东秦歌一曲,焉耆之事,就暂时搁置一旁了。
到了贞观二十年(646年),西突厥向大唐政府请求和亲。李世民狮子大开口,要求西突厥割龟兹、于阗、疏勒、朱俱波、葱岭五国作为和亲的聘礼。这五个国家,基本覆盖了整个塔里木盆地。显然,西突厥是无法接受李世民的漫天要价,这桩亲事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但这可看出李世民雄心勃勃,欲将西域重归中国的版图之内。
从国家利益出发,大唐的对外贸易绝代武神,最重要是与西部的国家,远到波斯、阿拉伯以及欧洲,而这条通道便是经河西走廊到塔里木盆地,出中亚到西亚转至欧洲,因此塔里木盆地是势在必夺。
次年(647年)天边的故乡,龟兹国王去世,诃黎布失毕继任国王。
龟兹作为西域国家,一方面臣服于西突厥,一方面又向唐王朝进贡,这就是小国夹在两个大国之间的无奈选择。新国王继位后邪道至尊,逐渐向西突厥靠拢,对大唐的进贡减少。
李世民决心,武力征服龟兹鉴宝天书,以威慑西域诸国。

标签:

上一篇: 广水市教育局事理用 来果禅师示禅路百法:第九十七-Chan
下一篇: 好一个国舅爷rnove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