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泰达政务网二十八天,我在乐枫-阿杺的杂货铺

发布时间: 4年前 (2017-09-25)浏览: 94
二十八天,我在乐枫-阿杺的杂货铺

看了一眼日历,算了一算时间,离开乐枫已经有一个月了,可这一个月也总会想起在乐枫的点滴。
记我的义旅第一站:平遥乐枫
7月29早上,火车顺利抵达平遥火车站,一个微信发去给韩姥爷说我到了,
韩姥爷说:出站左拐五十米马路对面黑色车,牌号×××,在车里头等着。
我回:黑车!
他回:黑车,黑店,黑掌柜!
……
随后,见到了久闻名的韩叔韩姥爷老韩,心想:呀,的确不白~车也的确是黑色的。好吧,我从此进入了黑窝。

火车站离古城不远,通过北城门左拐,沿着古城墙走(据说古城墙有两千多年历史),路过一条条的古巷,乐枫就在北海西街北七巷,往里走就能看到。一个小门,进去是个五世同堂的四合院子,古朴且安静。里面一个大红吊伞护着底下一张大方桌,一棵枣树撑着旁边一个秋千,然后左蛋糕右白吃,各自镇守(蛋糕是店红金毛,喜欢玩水,爱抱大腿;白吃是没长大的精分小白猫,饿了可怜巴巴,饱了要上天)。

随后韩姥爷领我去房间,打开房门,一个头在黑暗中里露了出来。朦朦胧胧的,不都说第一印象很重要嘛,好嘞奈落之花,从此一只还没睡醒的蒙圈鹿深深烙印在我脑海里,哈哈哈,她就是比我早到的伙伴鹿晗的shi忠粉,江湖人称小鹿!小鹿比我小,但是却会给我一种姐姐的感觉。第一天来的我还是会拘谨,于是想找点活干,但她担心我坐车久了累,一直让我去休息,然后一个人静静地干完所有的活。然后我就睡到了下午四点,得感慨一下作为南方人的我觉得睡大炕好舒服~

在乐枫的第一天,仿佛很长。我记得早上吃早饭的时候挺新奇的:对于玉米汤水和馒头炒饭。玉米汤水是煲玉米出来的水,直接喝;馒头炒饭是把馒头和饭一起炒。我心想,还能有这操作?!玉米我也煮过不少,玉米杆我也当甘蔗吃过但就没喝过这水。但我喜欢这些新奇的不一样的东西,而且韩姥爷的馒头炒饭可好吃呢。早就听说他厨艺了得,那日一试,果然是下得了厨房的汉子,但其实韩姥爷汉子的外表住着一个少女心,哈哈。

到了下午要准备晚饭时,我看到韩姥爷自个在厨房,我想总不能啥也不干吧,就屁颠屁颠跑去问他要不要帮忙,他说好啊,然后他就自个出去了,出去了……我一脸懵逼:瓦特玳瑁猫,说好的我帮忙呢,他就这样扔一个刚来的啥也不熟悉的人在自己在厨房做晚饭?!懵逼的我只能在心里念叨:韩姥爷该不会是要考验我?但其实他只是想让我自己适应一下罢了。

那天韩姥爷的朋友也来了,晚上大家就坐在一起吃饭聊天喝酒。韩姥爷和他的朋友都喜欢音乐,酒饭娱乐,吉他手鼓便加入。那时候要入夜了,天空是暗蓝色的,院子的灯已经亮起来,是昏黄温馨的颜色,就这样歌声伴着微风在院子里回荡。他们和着音乐轻轻唱,我们听着音乐秋千上慢慢聊天,一切仿佛都是安静的,缓缓的,不惊不扰,心想:这样真好。收拾过后,院子的安静被打破,开始热闹了起来,因为蛋糕的青梅竹马来了,是一条阿拉斯加叫多多,它一来,房门全都要关上,因为两条体型一样庞大的狗狗在院子里你追我赶,相爱相杀,惊起了满院子的灰尘和金色黑色两款毛,还惊的小白吃一阵阵的“救命声”(小白吃猫超怕它们)。后来我们把小猫放枣树上避难,它吓得一直爬到了树顶然后就下不来了……
第一天就这样在安睡中结束。

第二天另一个小伙伴也来了,和我一样来自广东的说普通话满满广东口音的苏油腻,人称油腻苏,她一开始的时候和我一样会拘谨,但后来她成为了我们许多的笑点,因为她人如其名,油油腻腻的╭(╯ε╰)╮大隋天帝传。我们三就住在一个屋子里,就像宿舍一般,和我们同屋子的还有一位小姐姐,她就是我们的绵绵大厨,大厨在我们来的时候就已经在乐枫了,几个女生中就她能管的住蛋糕。因为她是大厨,所以每天最幸福的事之一就是等着她来炒菜*^O^*。后来,韩姥爷的女儿小云儿子阿越也来了钋怎么读,小云唱民谣可好听,像韩姥爷一样当得了麦霸浮沉的兄弟,她高三啦,现在应该在努力学习呢;阿越呢是个腼腆羞涩的小男孩,韩姥爷说像他小时候,哈哈挺难想象韩姥爷以前会是羞涩的样子。小云是蛋糕的妈妈,她来了蛋糕会蹦跳着抱着她大腿,我被蛋糕抱过一次,那重量可不是盖。

在乐枫的日子是简单快乐的。早上我们三一起收拾,下午晚上我们一起买菜做饭,有时候厨房会变成战场,两个南方的和一个北方的会因为“文化差异”互怼起来。北方的说:你们绿豆糖水里面居然放海带……鱼泡居然能吃……!南方的说:你绿豆粥里也不放南瓜嘛……还有啊你剥完蒜还不洗……!有时候我们在厨房忙活时承天八索,韩姥爷会笑眯眯地跑来问我们要不要帮忙,我们说要啊,结果他掉头就走说:我就意思地问问……我们只能给他几个白眼。日子吵吵闹闹却很是快乐,当然啦,最开心的是大厨来炒菜,然后我们吃个精光后大睡一个慵懒的午觉。闲暇的时候我们经常会逗白吃遛蛋糕,逗白吃的结果是我们每个人手上都有白吃留下的痕金刀大汉迹。蛋糕呢,早晚都要带它出去散步加拉粑粑的,每次出去大概是它最开心的时候,有时候会疯咬绳子,有时候会疯跑,但总会回头看看我们在不在。有一次我们藏了起来,它就会左顾右盼找我们,除了早上我们带它去游泳快到河边的时候它就变成风一样的女子飞到河边去(蛋糕是个女汉子),任我们喊也不理。蛋糕喜欢玩水,总是等我们往河上扔水瓶,它就扑腾一声跳下去把水瓶叼回来。有一回梓慧,我们同时往河里扔了三个水瓶,弄的它有点不知所措,它想一口双“雕”,但后来只能叨完一个再扑腾跳下去叼另一个。怀念我们几个女生加上一条狗在古城里闲逛的日子。

带蛋糕去游泳的地方在南门,而乐枫靠近北门,早上我们要早早的起床从北到南穿过古城。早晨的古城温而不沸,天刚亮陈光武,太阳初升,城楼会有许多鸟儿绕着飞,早餐摊店冒起微微的白气和飘着香味,南大街变成一个小早市,有时候我们会买豆浆和油条慢慢走着吃。然后出了南门就到了最热闹的地方,因为一大早南门边上就已经布满了跳广场舞的人,男女老少全都有,他们分散在不同的区域跳着不同的舞,小鹿和油腻苏说也想跳,于是就跟在别人身后乱舞大笑。

写到这脑海里不断涌现了更多在乐枫的点滴。有时候我们会全部出去溜蛋糕逛古城逛超市而扔韩姥爷一个人看店。有时候我们会催着韩姥爷给我们做烧饼烙饼手擀面和刀削面,然后少女心满满的韩姥爷就会围着他那HelloKitty的围裙给我们做饼吃。有时候我们会和住客一起烧烤吃火锅玩狼人杀逛古城还有楼顶聊天打牌。还有我和小鹿油腻苏一起去看又见平遥去乔家大院各种装逼拍照,后来韩姥爷还带我们和小云阿越一起去漂流,过了一个比我所经历的冬天还要冷的夏天。漂流真的很好玩,但恰逢那时候下雨了个个都冷的发抖,后来有几个女生在冷风中抱作一团北京我的爱,那就是我们。然后在后面的那几天大概是为了在乐枫留点什么吧,我们就一起在院子里的轮胎椅上留下了我们的幼儿园作品。

但直到离开乐枫我们还是有许多事情没有实现。还没能看到挂满青青枣子的枣树变成满树红的样子;韩姥爷教我拍手鼓但我还是没学会;小鹿和小云说让我把尤克里里基本的教给她们但我还没教就各自离开了;古城墙我们还没有爬上去过,壶口瀑布也没去成;我和小鹿油腻苏说要找一天空着肚子在古城里逛吃逛吃,最后还是天天在店里吃得喊消化不良(所幸平遥的特色栲栳栳碗秃韩姥爷都做过给我们吃,还有平遥牛肉也在店里吃过,我还记得韩姥爷有一次在厨房切着牛肉我洗菜,他冷不丁就把一大块牛筋往我嘴里塞)。后来韩姥爷送我去火车站的他说:诶呀,好像有一些景点还没去是吧。我说:没事,留点遗憾再回来嘛!对啊,我还会再回去的。虽然很多事情还没有做,但在乐枫的这段时间我已经很满足了。

7月26号那一天乐枫来了很多人,韩姥爷和付老板真的把他们的乐队朋友叫了过来(付老板是韩姥爷的伙伴朋友,手鼓很厉害,是个活宝,爱拿油腻苏开玩笑,每次都会逗乐一群人,乐队主唱是我第一天来乐枫的时候抱着吉他唱歌的小哥,笑起来有俩梨涡,哦对了,付老板第一天也在那拍鼓呢)逍遥大唐。我们就这样熟悉不熟悉的一群人在一起烧烤喝酒唱歌听歌急冻末日,烧烤完我们说去玩快闪吧,然后就一群人带上装备轰轰烈烈跑去古城最热闹的那个路口插上音响,拍起手鼓,弹起吉他,唱起歌来。主唱唱的好听水浒枭雄,洪煦榆不唱歌的我们就和着歌拍拍子,有人来了我们就拉上路人一起蹦跳着转圈,一时间人越来越多,整个路口都堵满了人天津泰达政务网。后来唱到《夜空中最亮的星》的时候,四周出现了点点星光在闪动,那是路人纷纷打开了手电筒照亮了这个夜晚。歌儿就这样一首又一首地唱下去,我们还没有闪,后来就被城管疏散走了,但足矣。那是我第一次玩快闪,第一次在这么多人之中和并不熟悉甚至是陌生的人疯跳,那是一个快乐的夜晚,我们彼此并不熟悉,但我们听着同一首歌,共同感动着。

那天晚上快闪后我就要走了,付老板说:阿惠要哭了。我没哭,但是婉婉姐哭了。婉婉姐是自己过来山西旅游的,在乐枫待了两天,她和我们说了好多她工作上的事情,她还带我们去吃了平遥的特色菜,这是我和小鹿油腻苏那时候第一次在古城里面吃平遥的特色菜。快闪那晚上她像个孩子一样笑的很开心。那天婉婉姐和我是同一趟火车,我们一起在候车厅里等车,她就这样悄悄哭了,我问她怎么啦,她说没事,只是流鼻涕。后来她说她舍不得大家。

再后来大厨说我们约个时间回乐枫吧,挺想我们,我说绵绵大厨你学会开车带我们回乐枫飞吧……我们还说等蛋糕生了孩子去跟韩姥爷要,一人一只,小鹿说名字都起好了,叫面包……
在乐枫的点点滴滴太多,话语也太多袁思怡,啰里啰嗦道不完,就写到这吧。
某一年的冬天我们一起回乐枫看雪吧。

标签:

上一篇: 如东教育网长沙小学
下一篇: 嗜血判官买车险别老盯着赠品,送油卡,送保养,亏大了你都不知道!-保险资讯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