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宁寺二手房二十七 (6) 闺蜜有毒-味道and东西

发布时间: 3年前 (2018-07-04)浏览: 88
二十七 (6) 闺蜜有毒-味道and东西
苏精卫沉默了一会儿,平静下来,喝了口水,严肃地说:“现在我来解释为什么我净身出户。”
然后指着艳梅对杜鹃说:“离婚的时候,艳梅要跟我平分财产,我没同意。”
艳梅一愣。
吴双一愣。
杜鹃更是一愣。
有这回事儿?真有这回事儿?
苏精卫:“我为什么没同意,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我对不起艳梅,我出轨,就要净身出户,这是我做为男人起码要做到的,我不能既对不起她,走的时候还把钱拿走一半,那我成什么人了?说出去我这脸往哪儿放?
第二,就算是从法律上来说,离婚时夫妻财产要平分,但实际上我和艳梅结婚这些年,主要收入都是她挣的,房子也都是她做主,不顾我的反对,偷着用她的积蓄强买的,这点吴双可以作证。”说完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吴双。
嗯?我作证?老苏同学您到底是哪拨儿的?三打一?不会吧?这可还行。。。?
吴双一脸懵圈,随即赶紧点头:“是是是,我作证,要搁苏精卫,现在他俩一套房子都买不下,为买房子这俩没少闹矛盾。。。”
苏精卫转头看着杜鹃:“哦,当年我不同意她买房,现在房子值钱了,我出轨离婚了,然后跟她说那些房子是俩人的财产,你觉得合适么?”
多么仗义的男人,除了出轨没毛病!
杜鹃:“那你考虑过咱俩的生活吗?你别忘了是我和你要白头到老。。。”
苏精卫:“考虑过啊,你有你的工资,我有我的工资,咱俩有地方住,有饭吃,将来还有退休金有医保,咱俩生活有问题吗?”
杜鹃:“我不是说咱俩生活有问题,我说的是你不跟我全心全意过日子这事儿有问题。”
苏精卫:“有什么问题?难道我把钱都给你,跟艳梅断绝往来,就叫跟你全心全意过日子了?”
反问句最讨厌,Yes和No都不对。
杜鹃被噎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她彻底被绕进去了,本来理直气壮的事儿变成了理屈词穷,尤其是,还当着艳梅的面。
突然,杜鹃大声叫起来:“你什么意思?你到底在护着谁说话?”
苏精卫:“我谁也不护,咱有事儿说事儿,你别跟这儿上纲上线。”
说的多好,手心手背都是肉,只对事儿,不对人。
杜鹃没明白,苏精卫做为一个北京男人,就是为了面子,这会儿肯定不能偏着杜鹃跟艳梅理论,更何况这事儿杜鹃还不占理。
然而,苏精卫不替杜鹃说话,杜鹃就成了绝绝对对的孤家寡人,而且面对的还是自己的老公和老公的前妻。
吴双心里开始为杜鹃捉急,就这水平还敢欢乐二打一?
果不其然,杜鹃完全找不到词儿了,干脆直接爆发:“苏精卫!你太欺负人了!”
精卫变成了苏精卫,多了一个字,多了好多层意思。。。
苏精卫看杜鹃开始失态,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闷着声音说道:“你能不能不闹了?咱俩回去再聊,别在这儿扯。”
杜鹃今天是彻底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了:“不行,今天必须把话说明白,我不想再这么过下去了!”
苏精卫脖子一梗:“有什么好说明白的?我说了半天还没说明白吗?”
“你当着她们俩的面说清楚,你到底想不想跟我好好过?你是不是还惦记着有一天和艳梅姐复婚?”
“你没完了是吧?”苏精卫一拍桌子张羽熙,“我不想跟你好好过能跟艳梅离婚吗?”
杜鹃:“你跟艳梅姐离婚不是你自愿的,你跟我结婚也不是自愿的!”
苏精卫:“那我最后还是离了婚,也和你结了婚啊!”
“哼,”杜鹃露出一脸的不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万光旭,在你心里,我永远都是备胎!你一直舍不得丢掉原配的轮胎,就是惦记着修好了给我这个备胎换掉呢!”
得,本来就是如何白头到老的问题,现在成了能不能白头到老的问题。
艳梅朝吴双瞥过来,吴双抿着嘴赶紧低下头,自己劝了杜鹃那么多,谁想到她偏偏只听进去了这一句。。食人鱼3dd。
“不可理喻,真是不可理喻。。。”苏精卫气的喘着粗气,“你现在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我怎么成了这个样子?都是你给逼的!”杜鹃瞬间泪奔,带着十五年的委屈和怨气。。。
吴双赶紧站起来,从旁边的小柜子上拿起一打餐巾纸递给杜鹃,说别激动别激动,有话好好说,然后冲艳梅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大姐,你要再不发言这群口相声可就成对口相声了。。。
艳梅轻轻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插不上嘴啊真插不上,然后赶紧给苏精卫倒上苦菊茶,轻轻说了句:“你们俩还是回家掰扯吧。”
杜鹃抓起餐巾纸,鼻涕眼泪胡乱擦了一气,横下心来,一抽一抽地对苏精卫说:“我已经想好了,我和你这些年,就是想找个能在一起好好过日子的,你要是觉得跟我结婚是对我的恩赐和施舍,你要是旧情难忘,没打算和我长久,咱俩明天就可以离婚去,反正咱俩之间没有任何财产纠纷。”
说完,腾地站起身,抓起书包,擦着眼泪,奔出包间。
吴双立刻招呼苏精卫:“你还不赶紧出去哄哄?”
“哄特么什么哄,”苏精卫稳稳地坐在椅子上,气呼呼地说,“整天没事儿找事儿,烦透了。”
吴双笑了一下:“瞧这事儿闹的,本来是让你过来灭火的,谁想到您扛了桶汽油过来。。。”
苏精卫重重地叹了口气,没说话。
艳梅见苏精卫屁股坐得稳稳的没有走的意思,就冷冷地说:“麻烦你以后做好你家属的思想工作,就算是没事儿找事儿,也别找到我头上。”
苏精卫看了艳梅一眼,没好气儿地回道:“以后她再找你,你别搭理她不就完了?”
“你这话说的,就好像我多愿意搭理她似的,”艳梅不屑地撇了撇嘴,“不过我这人你了解,有一,有二,没有三,如果还有第三次,你让她最好穿着旅游鞋过来,别到时候跑的时候再崴了脚。”
“你愿意见她是你的事儿,拜托别再叫我过来。”苏精卫知道艳梅没开玩笑,加上一肚子气没处撒,开始跟艳梅恣扭,“你也是,她本来脑子就不够用,嘴也跟不上,你再把我叫过来,不就是成心让她更难堪么?”
“我叫你过来是帮着她说话的。。。”艳梅说的跟真的似的。
苏精卫冷笑一声:“就你们这俩姑奶奶的嘴,她有理我都不敢帮着她说话。。。”
“算你有眼力劲儿。。。”艳梅眼睛里闪过一丝嘲笑。
苏精卫:“不是我有眼力劲儿,连瞎子都看得出来,她在你俩面前会是什么后果。。。”
吴双嘿嘿嘿坏笑:“瞎子都能看出来,你老婆却看不出来。。。”
苏精卫瞥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吴双,对艳梅说:“不是我说你,你自己就够厉害了,每次还带上吴双。。。”
艳梅瞪起眼睛:“我当然得带个证人了,省得以后被诬陷欺负你老婆。。。”
“不用诬陷,我都能想象地出来你们俩挤兑她不吐钉子的架势。。。”
“老苏,诬陷天宁寺二手房,你这就叫诬陷了,”吴双拍着胸脯:“毛主席保证,你来之前我可是一直好心好意地劝你媳妇儿来着,让她多看你积极的一面。。唐家岭新城。”
苏精卫用死鱼眼冷冷地看着吴双:“你还不如不劝呢。。。”
吴双立刻嚷嚷起来:“哎哎哎,老苏同学,你今天打算得罪全世界是么?”
苏精卫挤出一丝苦笑:“我还用打算?我已经得罪全世界了。。。”
吴双走到桌子边坐下:“老苏,我多句嘴,既然你都娶了她,就好好过吧,这杜鹃虽然不如艳梅大气,但人还不坏,也想跟你白头到老,你这每月六千块。。。”吴双嘬了下牙花子,“说实在的,搁谁谁都不舒服。。。”
苏精卫摇摇头:“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样,她要是缺钱过日子,我不会不管,我知道她最近跟我折腾是为什么。”
“为啥穆小光?”吴双一副朝阳大妈八卦的嘴脸。
苏精卫瞄了艳梅一眼,似乎说不说都不合适:“两个原因,一个是抻着我不同意她把她妈接过来一起住,说我对艳梅父母那么好,却不肯孝顺她妈陈翰章头颅。。。”
吴双:“人家说的没错啊,你娶了她,就得孝敬她父母啊,再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你现在有了俩丈母娘,多福气。。。”
苏精卫:“她父母之前一直反对她跟我在一起,一直认为我不是好人,两年前她爸为这事儿跟她发火,结果犯了心梗,后来没抢救过来。。。你说,她妈过来跟我们住,能看我顺眼么?”
吴双:“哦,这么说来,你好像确实不是好人。。。”
苏精卫瞪了吴双一眼,吴双装没看见。
艳梅冷笑道:“我爸妈要是知道,你也别想装好人了。。。”
苏精卫立刻叮嘱艳梅:“所以离婚的事儿千万不能告诉爸妈。。。”
艳梅:“怎么,你怕再背两条人命?”
苏精卫:“跟你们俩没法儿说话。”说完拿起手机做出要走的架势。
吴双赶紧拦住:“哎哎哎,别走啊,你还没说杜鹃跟你折腾的另一个原因是什么呢。。。”
苏精卫:“她想让我掏钱把她儿子送到美国去读高中。”
吴双:“那也可以理解呀,你又没孩子,就当白捡了个大儿子,将来孩子出息了,孝敬你们俩,不是挺好的。。。”
苏精卫鼻孔里哼了一下:“拉倒吧,她那个儿子,让她给惯的。。。除了败家没别的本事。。。”
吴双捂着嘴乐起来:“老苏同学您真挺能耐的,人到中年,啥也没干,突然就上有老下有小了。。。”
苏精卫白了一眼吴双:“什么上有老下有小的,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
吴双惊讶地看着苏精卫:“靠,合着您这婚结的,既不管上一代也不管下一代啊。。。”
艳梅斜眼看着吴双:“他连自己这一代都不管,还能管上一代下一代?”
“你们想想,上一代恨我,下一代败家,我管得了吗?”苏精卫说完一边站起身,一边掏出钱包要买单,“唉,不瞒你们说,这日子过的,还真不习惯终极神医。。。”
艳梅摆了摆手,说你走吧,账我来结。
苏精卫也没客气,收起钱包。
苏精卫刚走到门口,艳梅扭头叫住他:“哎,过两天你有空的时候,咱俩把那个房子和钱过一下户。”
苏精卫看着艳梅:“不用,我刚才在杜鹃面前说的话不是瞎说的。”
艳梅:“好意我领了鸿均老祖,但我还是那句话,没必要,我不需要你用这种方式补偿。”
苏精卫看了看吴双,迟疑了一下,对艳梅说:“这事儿以后再说吧,咱俩离婚协议上什么也没写,现在我又结了婚,你再给我就成了婚后财产。。。”说完冲艳梅和吴双点点头,走出包间。
苏精卫前脚出门,吴双立刻跳起来在屋里转腰子,“我靠,我靠!必须爆粗口了!”
“有本事追出去爆啊。。。”艳梅笑起来,“暴打我都不拦着。。。”
“哎,苏精卫真的跟你说过要净身出户?”
“屁,你觉得他是那种人吗?刚才不过就是说给杜鹃听,明确告诉她他没钱。”
“人生真是活到老见识到老,我这么厚道的人今天都差点儿被蒙了。。。”
“你应该说你这么不厚道的人今天都差点儿被蒙了。。。”
“跟这俩比起来,我何止是厚道双嫁。。。”吴双坐到艳梅面前,“杜鹃刚开始跟你提两个条件的时候,我觉得这主儿真是太找抽了。。。后来听她诉苦,我觉得她也有她的委屈也能理解。。。后来苏精卫在杜鹃面前振振有辞的时候,我都差点儿被感动了,觉得这哥们儿虽然出轨,但其他方面还算个男人,还是杜鹃不懂事儿。。。可看到杜鹃哭着要离婚,我又觉得苏精卫确实欺人太甚。。。刚才他说杜鹃折腾原因的时候,我又觉得你家老苏也有苦衷。。。”
“你这心理素质太不稳定了。。。”艳梅冷笑,“这俩今天这一出,够十五个人看半个月的。。吴幼坚。”
吴双张大眼睛:“我这心里刚在想,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都不容易。。。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家老苏临走最后一句彻底暴露了。。。”
“现在终于认识到他是什么人了吧。。。心机,我自从知道他能瞒我十五年出轨就发现这人真不是一般的心机。。。”
“你家苏精卫真是看不懂了,为了爱情不要金钱,为了金钱又不要爱情,你说,他到底在乎什么?”
“他只在乎他自己。”艳梅鄙视道,“凡事必须他先合适,自私自利。”
“那你说,苏精卫把钱留在你这里,还极力在你父母面前维护形象,是在给自己留后路?”
“不知道,反正他知道我不会坑他的钱。。。”艳梅指着吴双的鼻子,“你以前还劝我复婚,亏你想得出来。。80秒爱。”
“唉,真是想不通,这俩不是都视金钱如粪土么?现在竟然为了粪土这么掐。。。”
艳梅耸耸肩膀,冷笑道:“金钱如粪土,但在金钱面前,一切连粪土都不如。。。”
“嗯。。。”吴双边乐边摇头晃脑,“把一坨粪,捏一个你,塑一个我。将两个一起打破,再捏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粪中有你,你粪中有我,我与你生同一个槽,死同一个坑。。。”
艳梅也笑了:“不是一坨粪,不入一个坑。。。”
“啊呀呀,十五年的真爱哟,最后竟然化为两抔粪土。。。”吴双叹息道,“生活,原来是一个大粪坑。。。”
说完吴双仰起脖子哈哈哈大笑。
艳梅咧着大嘴指着吴双:“拜托您悠着点儿乐,小心别岔了气儿。。。”
(第二十七集完)

标签:

上一篇: 好肤色 吃出来 pdf
下一篇: 北洋舰队书法考试正式纳入中考,2018年秋季起实施!-墨香书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