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发廊乱世三百年—从安史之乱到澶渊之盟(连载101)-碧血黄沙

发布时间: 4年前 (2018-04-13)浏览: 98
乱世三百年—从安史之乱到澶渊之盟(连载101)-碧血黄沙
李隆基整肃军队,要打造一支无敌雄师;老实说这还得有一阵子时间,毕竟,唐军疲软已非一朝一夕。让他先忙会儿,咱们再来看看,北庭保卫战之后,默啜在干嘛。
北庭保卫战后,默啜要比李隆基还忙;不过,如果概括一下这老东西的工作内容罗森内里,倒也简单,就一个字:打——
别看北庭保卫战突厥军铩羽而归,默啜还搭上了一个鹅子;但貌似没影响老头儿的心情。
稍微平复了下鸡冻的心绪(如果有的话),公元714年初,默啜再次发兵西进,横扫当年西突厥的“十箭”各部;紧接着,后突厥军稍加休整,便又踏上征程;这次他们的目标是位于中亚的葛逻禄、诃咥;以及康国等势力;一顿快马弯刀之后,这些地区有组织的抵抗便被瓦解了,中亚广袤的地域划入了后突厥汗国的账面儿。
此时,后突厥汗国土地之广,直追突厥最强盛的始毕可汗时代。
默啜志得意满。
想想也是,这老家伙确实有理由傲娇一下;他不仅把一个已经破产的企业救活了,而且还将其重新带入世界500强,这份儿雄才大略,确实非常人所及。
不过话说回来;适合创业的领导,未必适合守成;具体到默啜轮台罪己诏,攻城略地是其强项,可要说到修齐治平,那绝对是这老家伙的短板。
为啥这么说?
因为据史料记载军犬麦克斯,默啜每征服一处土地,一项必修课便是下令突厥军抢劫;突厥军就跟鬼子进村儿一样,见啥抢啥;什么黄的金子,白的银子,靓的妹子,统统抢走无敌打印机。然后大包小裹的往马背上一丢拉回草原老家,以充实国力封天印地。
表面看,后突厥汗国的GDP比北、上、广、深的房价涨的都快;但事实上,默啜这么干,其实等于把被征服的部落往死里逼。
游牧民族被逼进死胡同,选项一般有两个,要么拿起刀枪弓箭反击,要么用脚投票,跑了再说。
现在默啜也遇到这样的问题了,在后突厥汗国征服的地盘上,像胡禄屋、鼠尼施、葛逻禄等部族,拼死反抗;等看看实在打不过了,这些部族行李一捆,直接南下投奔了大唐(“突厥可汗默啜衰老,昏虐愈甚;壬子蒋门千金,葛逻禄等部落诣凉州降…突厥十姓胡禄屋等诸部诣北庭请降,命都护郭虔瓘抚存之蒙帅。”)。
到了公元715年,这种情况有增无减,而且愈演愈烈;归附大唐的部落越来越多,这年2月,归降的西突厥“十箭”部落前前后后已经有1万多户(按帐篷算,1万多顶帐篷)。
这种情况让默啜大为恼怒;人都跑你那边儿去了坦克埋伏战,我剥削谁去?
开始的时候默啜还想跟李隆基聊聊乐清上班族,不要再挖他的墙角儿;不过李隆基懒得搭理他大连发廊依马壁挂炉,哼哼哈哈的不谈正事儿;这就弄的默啜更是怒火中烧。
看看来软的不行,默啜干脆调动大军压向大唐北部边境,向李隆基施加压力。
您想李隆基还能怕他这个,你要战,便作战;李隆基也调兵遣将,下诏调刚收拾完吐蕃人的薛讷为凉州镇大总管,坐镇凉州;调郭虔瓘为朔州镇大总管,坐镇并州;严阵以待(“三月,胡禄屋酋长支匐忌等入朝火影之伪鸣人。上以十姓降者浸多,夏,四月,庚申,以右羽林大将军薛讷为凉州镇大总管,赤水等军并受节度,居凉州;左卫大将军郭虔瓘为朔州镇大总管,和戎等军并受节度,居并州,勒兵以备默啜。”)。
双方在边境上皆是重兵云集,一时间剑拔弩张,时刻都有擦枪走火的可能,气氛极为紧张。
不过,预想中的战争没打起来混天豹。
这是因为就在默啜调动大军南下时,处在后突厥汗国侧后的铁勒人发难了;从背后狠狠给了默啜一家伙。而且这次铁勒人玩儿的很大,九姓中,阿布思、思结、契苾、浑、回纥、同罗等大部都参与其中。
这一下弄的默啜措手不及,连忙从南线调兵北上平叛;突厥军连续进攻,重创回纥、同罗等部,但仍然不能扑灭反叛的烈火。不仅如此,转过年儿完美盗贼,到了公元716年;本来置身事外的拔曳固部、仆骨部也加入到反抗默啜的行列中。
得到报告,默啜雷霆震怒;怒完,默啜下令,集结突厥军主力,他要亲征拔曳固。
不过,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亲征,最终会要了默啜的老命。
公元716年6月,默啜统率大军向北出发,寻找拔曳固部主力。
史料没记载这次默啜带了多少兵出门儿砍人;但明确记载了,拔曳固部闻风丧胆,一路尥着蹶子狂奔,一直逃到独乐水被突厥军追上。
实在无路可走了,拔曳固部背水一战,跟突厥军死磕;可惜敌众我寡,最终这场会战拔曳固部几乎全军覆没,仅有零星部队突围而走翁晓萌。
战场上取得了全胜,默啜有点儿意犹未尽;这一未尽,默啜脑袋一抽,下了一道特别缺心眼儿兼缺德的命令,他让人把俘虏全部杀掉;一时间,独乐水畔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屠杀完毕,默啜满意了;而这场屠杀,也把铁勒人吓住了;纷纷派人前来请降,表示,大佬,我们今后还是跟您混!
看着跪了一地的代表,默啜得意洋洋魔王神官,小样儿,跟我斗!
叛乱平息,再呆下去也没啥意思了;默啜下令,班师。
回师途中,默啜心情很爽。
说来也好玩儿卜卦歌词,有句俗话叫做,癞蛤蟆没毛儿——随根儿!
还记得咱们前文说过,北庭保卫战的时候,默啜的鹅子、阿史那同俄是怎么死的不?这货心情郁闷,一个人出门儿散心,结果被唐军的警戒分队伏击了。
现在默啜也随他儿子,心情一高兴,他也一个人脱离了大部队,跑到一片树林里瞎溜达去了。可是,跟他儿子一样,默啜也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这片树林里,居然藏着一位拔曳固的士兵。
这名士兵,名叫颉质略;这伙计怎么躲到这儿来的,不得而知。
反正等默啜逛游来逛游去逛游到颉质略眼前时,后者突然暴起,一刀便将默啜砍翻在地。
颉质略动作很快,等默啜从马上摔翻;这伙计上去就一刀,将其人头斩下;然后,跨上默啜的坐骑,打马扬鞭,撒腿就跑;等突厥骑兵来寻默啜时,只找到地上一具无头尸体开讲啦苏有朋。
可怜默啜,一代枭雄,草原上的头狼,就这样,跟他鹅子一样,很无厘头的被杀了。
看来冥冥之中,确实有天意存在啊!
杀了默啜,颉质略拎着人头逃出了突厥骑兵的围捕;可是接下来何去何从呢?拔曳固部几乎被灭族,到哪儿找组织呢?!
也赶巧了,此时大唐有位使者,唤作郝灵荃,正出使突厥;颉质略便想办法跟郝灵荃取得了联系,将默啜的人头转交给了郝灵荃。
这可是天大的喜讯,郝灵荃不敢耽搁,立即启程带着默啜的人头和颉质略回到长安,向李隆基汇报。
李隆基当然大喜过望,重赏了颉质略,并封其为拔曳固都督;同时下令将默啜的人头悬于闹市示众。
而这么一来,不得了了;本来就对后突厥汗国不满,迫于无奈的铁勒人再次反水,齐刷刷的派人进京,表示要归附大唐(“时默啜北击拔曳固,大破之于独乐水,恃胜轻归沙欣贤,不复设备,遇拔曳固迸卒颉质略,自柳林突出,斩之阿黛尔成名曲。时大武军子将郝灵荃奉使在突厥,颉质略以其首归之,与偕诣阙月牙五更简谱,悬其首于广街。拔曳固、回纥、同罗、、仆固五部皆来降,察猜置于大武军北。”)。

标签:

上一篇: 好孕汤的做法图
下一篇: 女驸马卓一婷mp3

︿